傅雷和朱梅馥的爱情遗闻,傅雷情爱的另一遍荒

  由于一般文本历史承袭了为尊者和贤者讳的传统,于是,这有意掩盖某些情节真相的匠心独具之作,便一再为粗心的阐述者埋下了陷阱。

说起傅雷,大家一定不会陌生。

  傅雷同朱梅馥1932年1月结婚。之前二人的感情生过波折,那危机缘于很多人都知道的热情外露的法国女郎MadeLeinc。可是,多愁善感又极具艺术特质的青年傅雷,稍后还演过一出情爱的恶作剧。

作为翻译家,他翻译了大量的法文作品,在绘画、音乐、文学等方面,他均显示出独特的高超的艺术鉴赏力。他写了《世界美术二十讲》等等,现在依然是美术学生的必读书目。

  弹指到了1936年底,28岁的傅雷应友人滕固的好意邀请,以国民政府“中国古物保管委员会专门委员”的名义,携着一名摄影的同事专程来到洛阳,负责实地勘察龙门石窟的详细资料,提出具体的保护方案。感情复杂固然为书生本色,但想不到一向对艺术极端痴迷的傅雷,原先对西洋美术代表作品精心研究又惊叹过,后来也对敦煌的壁画称颂有加,不知怎么了,偏偏这一次对肩负的使命则视为苦役。

他翻译的《贝多芬传》和《约翰克利斯朵夫》,体现了极高的音乐艺术修养。

  他在洛阳工作了两个月,又因性格乖僻不果而散,其间的心绪尽诉在与好友刘抗等人的通信里。总的是埋怨对豫西寒冬环境恶劣的不适应,傅雷感慨是一名“谪居中州黄土间之穷叫化”。

如果你不知道他的这些成就,那你一定看过或听说过《傅雷家书》。当时,傅雷的儿子、世界著名钢琴家傅聪留学波兰,《傅雷家书》出自这一时期傅雷与其子的书信来往中。

  傅雷由衷生出上当的感觉,遂将给友人写信备叙生活繁细作为无聊中的寄托。12月6日这天,他用新买来的派克真空管自来水笔,接连发出两封长信,倾泄自己病态中的感情。下午这封拟唱本形式,对着刘抗等数位友人集体作调侃,当日深夜,他又单独致刘抗一封长信,其中有金梅为傅雷做传时未曾见到的那首诗:

如今,《傅雷家书》和《曾国藩家书》一样,成为了人们追捧的育儿、教育读物。

  ……

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傅雷沾花惹草、婚内出轨,而他的夫人朱梅馥大度宽容甚至成全。

  其次还有一件Confidence得向你倾诉,现在通信的朋友中只有你可以领略其中的况味。请读读下面这首小诗:

1936年,傅雷婚后第四年,他去洛阳考察龙门石窟,其间结识了一位豫剧女演员。

  汴梁的姑娘

他甚至为她作了一首诗:“汴梁的姑娘,你笑里有灵光。柔和的气氛,罩住了离人——游魂。”

  你笑里有灵光。

当时,朱梅馥怀孕三个月。

  柔和的气氛,

我们不知道他和她发展到哪种程度、两个人纠缠了多长时间,也不知道朱梅馥看到这首诗、知道丈夫出轨后是怎样的心情,总之,朱梅馥没有特别的反应,当什么事都没发生。

  罩住了离人———游魂。

三年后,傅雷爱上了刘海栗的小姨子陈家鎏(又有说叫“成家榴”的),并且,公开追求她。

  汴梁的姑娘,

这时,傅雷都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。

  你笑里有青春。

陈家鎏人长得漂亮,又是女高音歌唱家,傅雷视其为“女神”,爱得几近疯狂,不仅白天一起谈天说地,晚上还给她写情书。

  娇憨的姿态,

后来,陈家鎏去了云南,傅雷魂不守舍,简直无法继续工作。

  惊醒了浪子———倦眼。

朱梅馥做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:她打电话给情敌,很诚恳地对她说,“你快来吧,你来了,他才能写下去。”

  汴梁的姑娘,

陈家鎏果真回来了,陪在傅雷身边,他果真安心地写下去了。

  你笑里有火焰。

说白了,傅雷过的就是“一妻一妾”的生活。

  躲在深处的眼瞳,

张爱玲因为不满傅雷之前老是拿她的作品开炮,就把傅雷的婚外情写进了《殷宝滟送花楼会》。

  蕴藏着威力无限。

张爱玲写篇小说,更像是一场恶作剧:你傅雷不是喜欢用道德批评人吗?我就让大家看看,你的道德究竟如何。

  汴梁的姑娘,

张爱玲说,小说发表后,陈家鎏十分恐慌,匆匆嫁了人。

  你笑里有欢欣。

而晚年的陈家鎏则对傅雷的小儿子傅敏说:“你爸爸很爱我的,但你妈妈人太好了,到最后我不得不离开。”

  浊世不曾湮及你的慧心,

朱梅馥最后还是“守得云开见月明”了。

  风尘玷污不了你的灵魂。

四十岁以后的傅雷,大概是荷尔蒙减退闹腾不动了,又或许是思想上成熟了一些,再加之时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知识分子不那么好混了,他开始对妻子体贴了起来。

  啊,汴梁的姑娘,

朱梅馥自己也说:“现在(他)年龄大了,火气也退了,对我更体贴了,更爱护我了。我虽不智,天性懦弱,可是靠了我的耐性,对他无形中有些帮助,这是我可以骄傲的,可以安慰的。我们现在真是终身伴侣,缺一不可的。”

  但愿你灵光永在,青春长驻!

文革期间,傅雷受到迫害。

  但愿你光焰恒新,欢欣不散!

红卫兵抄了他的家,又连续四天三夜批斗他,他遭遇了罚跪、戴高帽等各种形式的凌辱,被搜出所谓“反党罪证”(一面小镜子和一张褪色的蒋介石旧画报)。

  汴梁的姑娘,

1966年9月3日凌晨,他愤而离世,在家中吞服巨量毒药,悲壮地走完了一生。他的夫人朱梅馥,亦自缢身亡。

  啊……汴梁的姑娘!

傅雷夫妇自尽前,曾写下遗书,将存款赠予保姆,作为她失去工作后的生活费。

  (她是开封人,开封宋时称汴梁)

他们还在一个小信封里装入53.50元,写明是他们夫妻的火葬费。

  你可猜一猜,这汴梁的姑娘是谁?要是你细心的读,一句一句留神,你定会明白底蕴。过几天,我将把她的照片寄给你(当然是我们拍的),你将不相信在中原会有如是娇艳的人儿。那是准明星派,有些像嘉宝……(《傅雷文集·书信卷·上》,P14—25。安徽文艺出版社1998年10月版)

朱梅馥自缢前,还在地上铺上了棉被,担心踢翻凳子的声音会打扰到邻居。

  傅雷对这位“汴梁姑娘”果然是真爱吗?不,他清楚自己是在逢场作戏。他紧接着对刘抗说:“不用担心,朋友!这决没有不幸的后果,我太爱梅馥了,决无什么危险。感谢我的Madeleine,把我渡过了青春的最大难关。如今不过是当作喝酒一般寻求麻醉罢了。何况: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!”过了几天,12月9日,傅雷便将这“嘉宝”的两张玉照如约寄出。

这样两个人,真的很可敬。他们那样生死相依的爱情,听来也很动容。

  贤淑的朱梅馥后来是否知情,是另一案。但是学人金梅为傅雷做传,凭借当年刘抗有意隐去而不完整的回忆资料,竟错误地就此做了结论。他心中的传主是高大可敬爱的,便一厢情愿地认为:

但真实的婚姻,哪有那么美好?

  这里,是不能从别一方面去理解傅雷的思想感情的。其中透露的,是他那博爱“孤苦无告”者的人道主义精神。而只有切身经历了截然相反的境遇,才使傅雷的思想精神逐步升华到了这种境界。(《傅雷传》P175,湖南文艺出版社1997年8月第2版)

两个人在一起,总有一个人要爱得多一些,另外一个人要爱得少一些,绝对平均的爱是没有的,任何人的爱情都是这样的,而朱梅馥,刚好是爱得多的那一方。

图片 1

本文由永利官网网址发布于励志美文,转载请注明出处:傅雷和朱梅馥的爱情遗闻,傅雷情爱的另一遍荒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